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文摘 > 正文
古中医复兴的民间之路 遭“非法行医”尴尬
2013年06月17日 文摘 ⁄ 共 2347字 暂无评论 ⁄ 被围观 1,470 views+

【转帖】古中医复兴的民间之路    遭“非法行医”尴尬

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 作者:任丽娜2010-05-1914:40

中新网太原5月19日电

自从中医药在治疗“非典”、艾滋病中成果初现,继而在全球狙击“甲流”战中,中药的治疗效果明显好于西药达菲而受世界瞩目,同时伴随近年来中国文化复兴的热潮兴起,中医的复兴似乎顺理成章。

然而在中医界,却弥漫着一种日益深切的忧虑。害怕延续数千年的古中医从此不再纯正,担心一本本厚重的经典医书无人阅读,更对流传甚广的“中医不能治急症”等说法,奋力驳斥。

中国当代中医急危重症领域的临床大家李可和他的弟子们,用自己的行动捍卫着中医、守望着中医的未来……正艰难地行走在古中医复兴的民间之路。

马来西亚的“正名之战”

被多国西医宣布“等死”的玛嘉丽亚又哭又唱,“是中国的中医救了我!”

2010年3月13日,古中医齐玉茹被师傅李可派到马来西亚急救病人。此次出诊,玛嘉丽亚最特殊,她曾被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香港等地的西医宣布是个“等死的人”。

病历显示,现年60岁的嘉玛丽亚做糖尿病并发症疽手术10年,合并心脏病搭桥手术2年,随时都可能出现“猝死”的她,在2009年又得中风,至今言语不利,是被亲人搀扶着找到齐玉茹就诊的。

10天之后的3月23日,已经不用人搀扶的玛嘉丽亚上演“大变活人”,“血压、心功能都显示正常,危命得救”。玛嘉丽亚在齐玉茹面前掩饰不住兴奋之情,又唱又跳,竟然高兴地哭了起来,“是中国的中医救了我啊!”

对于齐玉茹来说,玛嘉丽亚事件是一场“正名之战”,在“废除中医”的浪潮冲击下,此事件为“中医不能治急症”平反正名,为古中医学说是当今一门不可或缺的医学而正名。

此外,玛嘉丽亚不是普通的马来西人,她是马来西亚王后非常要好的朋友,并且在民间是个乐善好施的人物,受到很多当地人的尊敬和爱戴。

“中医不仅拯救了玛嘉丽亚,更重要的是扩大了中医在国际上的影响力。”齐玉茹欣慰的说。

“非法”行医的尴尬

李可和他的弟子们,用纯中医的手段,成功救治了数以万计的心衰、呼吸衰竭等重危急症患者,但依据中国相关规定,他们一直面临着“非法”行医的尴尬。

如今,随着古中医学的逐渐没落,方子,成了一张废纸,曾经“起死回生”、“妙手回春”的中医被人无情的扣上了“不治病”的帽子。

李可认为,《本草纲目》的一语之失害惨了中医药,甚至让现在具有法律效力的《中国药典》也一错再错。

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说“古之一两,今用一钱。”一钱相当于现在的3克。但李可从古中医学的殿堂里发现,准确的方剂用量应是一两相当于现在的15.625克。

李可擅长以重剂救治重危急症,尤其擅用附子、乌头类峻药抢救濒危病人,使垂危病人起死回生。

可谁又知道,《中国药典》上规定最高剂量为9克,李可为抢救心衰重症的病人,基础剂量竟然开到200克。而现代实验研究表明15克附子可以毒死一头牛。

如果按照药典的用药规范,现年80岁的李可大师大半辈子竟然都在“非法”行医。那些谨尊师命在各地脚踏实地、治病救人的徒弟们,免不了也时常受此困惑。

李可的一位弟子就曾因重药治病而与患者发生过纠纷。甚至有医生讥讽他用大附子开药是“神经病”。

原由是中医不按药典开药,比如附子超过9克,卫生部就可以找你麻烦。李可和弟子们承担着风险和巨大的精神压力,在明哲保身和抢救生命之间“几乎每天都面临选择”。

弃西从中的博士医师

李可众多弟子中孔乐凯比较特别,他是放弃十几年的西医探索而转到中医领域的。

孔乐凯原是白求恩医科大学(现吉林大学医学院)的病理生理学硕士。读了8年的西医核心课程之后,他觉得西医理论无法解答他对人体和疾病的许多疑问,转而自学中医,2001年考取了山东中医药大学的博士。

读博士时,孔乐凯一度很郁闷,毅然决然放弃13年的西医探索转到中医领域的他发现,中医临床拿不出效果来。俗话说的“中医不治病”。

最苦闷的时候,孔乐凯遇到了李可,“师父给我讲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,给我指明了一个方向,这才是正路,疗效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原来当代的中医学术教材,大多改变和背离了古中医学思想的原貌,已经被完全西化。

如今,孔乐凯借用在山东中医药大学任教的平台,以及作为李可古中医学术思想传承基地济南地区负责人,到处讲说和急救病人,极力挽救着古医学说。

中医复兴利器要靠立法

复兴,一个伤感的字眼,只有当那些曾经的辉煌经历衰落又要回归荣耀的时候,才被人提及。不少古中医正谋求复兴,为免悲剧式的衰落,李可和他的弟子们正艰难的、义无反顾的行走在古中医复兴的民间之路。

放眼当下,不少国人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西医并不是那么完美和科学,也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缺憾,但人们又苦于找不到好的中医师来寻求帮助。

所以,古中医必须复兴。是时代的召唤,也是发展趋势。

5月18日,作为李可古中医学术思想传承基地山西地区负责人的齐玉茹,将一份名为《关于政府应加大工作力度拯救古中医学说》的建议,作为提案以社情民意的方式投到了山西省政协。只要有拯救古中医学说的机会,齐玉茹总要想方设法试一试。

据记者了解,中央对于挽救中医药的决心很大,但现实的情况不容乐观,如今连省级中医院的病床前也吊满了输液瓶,中医药这颗中华民族的瑰宝不断萎缩而竟至陷入难以生存的境地。

目前国家提倡的中西医结合对于中医界来讲,他们并不反对西医,但应该是中医的归中医,是西医的归西医,优势互补,却不是现在大多是“不男不女”的成果。

李可认为,国家应该尽早成立中医药部,中医要立法,不受卫生部的干扰。既得利益者是最大的阻力。中央要想清楚,是要医院救人还是要它赚钱?要赚钱引进设备、进口西药最快了。政策上要松绑,不然在西医的紧箍咒下,中医复兴只能是一句空话。

“中医命运和国家命运是一体的,眼下中华文化复兴是好兆头,至少为古中医的复兴彰显了一线曙光。”李可说。(完)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