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文摘 > 正文
中医药大发展必须走自己的路(邓铁涛)
2013年06月04日 文摘 ⁄ 共 4664字 暂无评论 ⁄ 被围观 1,433 views+

每个学中医的人心中都有一份难解的中医情结,中医药是瑰宝,中医药有优势,中医药要发扬光大……但反观现实,无助、迷惘、困惑、还有些许莫名的悲伤,却常 常笼罩在现代中医人的心头,挥之不去。中医药怎么了?在离开其赖以生存的东方哲学的土壤后,中医药在现代文明筑起了钢筋铁网中如迷途羔羊般左冲右突,努力 地寻找着一条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,却最终失去了方向……中医药的未来之路究竟在何方?中医药发展的源动力何在?本文是著名老中医邓铁涛教授在参加国家科技 部“中医基础理论现状与对策建议”会议上的发言,本报全辑如下,希望能对现代中医药人有所启迪。

关键词一:危机
关于中医的问题,我一直都有很多话想说。中医现在出现了危机,搞的不好,中医就会消亡!
请先回顾一下历史。大家都知道中医历史悠久,但不知道近百年来中医命运的坎坷。1929年,国民党政府召开了第一次中央卫生委员会,由余云岫等提出《废 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》,要废止中医,认为废除了中医才能扫除中国的卫生障碍。但是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反对,他们失败了,没有成功。
解 放以后,来了个王斌。王斌先是东北卫生部部长,后来到中央当卫生部副部长。王斌认为中医是封建医,应该跟随封建社会的消灭而消灭。但是对中医采取消灭的手 段,人民不会同意,所以他要改造中医。那个时候中医都要学西医,我们都重新去学习西医,由医科大学三年级学生当我们的老师。后来王斌的思想被中央批判, 《人民日报》公开点名予以批判,最后还撤了王斌的职。但是,王斌的思想影响非常大。他的目的就是要改造中医,消灭不了就改造。近几十年,中医的发展一直受 到这种思想的干扰。2000年,上海的中医杂志发表了一个青年中医的文章,说:“中医变也得变,不变也得变。”那么中医往哪里变?往西医那里变。这是很有 代表性的目前年轻中医的看法。前年北京一位教授也发表了一篇文章,认为中医能够治的病种越来越少,而西医已经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,中医剩不了多少空间, 对中医充满悲观。最近,《中国中医药报》还在讨论“脑主神明”还是“心主神明”,专家提倡要用“脑主神明’,取代中医的“心主神明”。这些都是改造中医的 思潮。所以,尽管学中医的人数有所增加,但是年轻中医对中医药的信心却越来越弱了。可以看出,改造中医思潮的影响,力量非常之大。“取缔不行,改造有 效”,这是中医药当前严重的危机所在。
中医实际的表现怎么样呢?
1.中医医疗方面。现在全国的中医院都存在西化倾向——“中医院西医化”。这里面有很多原因,主要还是为了赚钱。患者来看中医才花十来块钱,如果做透视、CT、打针输液就可能几千块钱。所以中医院在经济上、学术上,都往西医院那边靠。
2.中医教育方面。中医教育也是往西医那边去套,很多理论课都是西医的。有的似乎讲的是中医课,但其中讲西医的内容比中医的多,即使有一些学生的中医思 想比较牢固,到临床实习一年,一看全都是西医的方法,一壶中药可有可无,这个学生的信心也就没有了。读了四年,就算中医占60\%,但是一到了病房,中医 连20\%都没有了,都往西医方面走了。
3.中医科研方面。中医科研当然是沿用西医那一套,因为中医没有现代科学研究的手段、方法,很自然的 引进西医那一套方法来研究中医。但是,中医科研曾经有一段很辉煌的时候,就是研究非手术治疗急腹症那一段时间。在“西学中”方面,的确做出了很好的成绩, 如“胃穿孔”,渗透到腹腔里边的液体多少就开刀,不到那个水准可以不开刀。但是那么好的形势没有延续下来,现在哪个医院再去研究急腹症非手术治疗法?中医 治疗骨折用小夹板固定,提出了“动静”结合的理论,但今天的中医院却以能手术为荣!传媒也喜欢宣传中医院的手术成功事例。
现在小切口的手术就 认为是最高水平的,那不切不是更高明吗\?子宫疾病的治疗,西医用子宫切除法,不能再生小孩,而中医治疗后还能生小孩。这些优势,我们都没有很好地、大力 地去推广。又如白内障,毛主席的白内障就是中医治疗的,是中医研究院的唐由之老院长做的“针拨套出术”。他那个手术小切口的位置发现得比美国要早,美国的 眼科医生在十几年后才开始选择该位置。其实我们的一些技术虽然比外国的先进得多,但是我们自己人都不承认,没有去宣传我们自己的东西。而外国的有那么一点 点,我们就见报了。这就是我们目前的现状。“消灭中医不行,改造中医有效”这个历史影响如果还不改变的话,真的以后要到国外去学中医了。
再举 另外一个例子。天律一个传染病医院的院长,在某个地方发生“白喉”需要“白喉血清”时,他一算,把半个中国的血清调到那个地方都不够用。因为他学过中医, 就用中医治疗白喉的方药,又进行筛选,筛选成四味药,做成水剂,每一瓶药可以治疗一例,治疗一例才一块五毛钱,就这样把问题解决了。而若用白喉血清来治 疗,不仅贵,以后再用血清的时候,会有血清反应;可用中医的办法没有这个问题,又便宜。但是后来就没有人把它再研究、再提高了。不少部门的同志认为,中医 那么古老,古老就是落后。人家是人工合成了,你还是草根树皮,一想一对照,想当然优劣就对照出来了。这是表面上的现象。人们往往被表面的现象所迷惑。所以 大家不认同中医,是因为对中医缺乏认识的缘故。要发展中医,传媒的责任很重。
国家要贯彻发展中医的政策,现在的确需要花大的力气,要在政策、经济、法律上都有所重视。新颁布的《中医药条例》我还没有仔细去研究,我相信还有倾斜的余地。

关键词二:科学
一般人都认为,中医是医,西医也是医,西医既然在微观上已弄得那么清楚,要发展中医,没有西医的帮助是不行的。这个观念是目前 最大的障碍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中医跟西医不是一个理论体系,中医是宏观的,是宏观医学;西医是微观的,是微观医学,它是从静止的、局部的、细微的方面 下工夫;中医的认识是通过整体的、天地人相应的、动态的观察得出来的。我们中医不是封闭的,很早就有“中西汇通派”,一百年前就有,早就接受了西医的解 剖、五脏六腑的形态学,但是其他的理论没有接受。解放以后,中医仍然认为要用阴阳五行、脏腑经络。但因为占卦的、算命的也用阴阳五行,就把这个理论混淆 了,误认为中医的阴阳五行是封建迷信。
中医有很多理论是宏观的,也是超前的。像西医知道“脾”有免疫功能才几十年,以前凡是脾有损伤,就切 掉,认为脾在人成长以后,作用就不大了。但是现在知道脾原来是一个大的免疫器官,所以千方百计要保住它,因为有很多无脾综合征,一旦被细菌感染后,死亡率 很高。而中医1700多年以前就知道了脾有免疫功能,那是在张仲景时代。张仲景提到“四季脾旺不受邪”,如果脾是健康壮旺的,就不容易受邪,那就是免疫功 能。又像肺有非呼吸功能,西医知道有多久?也不过就是几十年。西医知道肺可以产生前列腺素、血管收缩素等,影响血管收缩舒张,这才几十年;我们中医老早就 说了,“肺主治节”,它协助心脏来管理一切,所以血管的舒张收缩很重要。肺“通调水道”,肺还有参与水液代谢的功能,中医两千年以前就知道了,西医上世纪 50年代才理解肺除了呼吸、换气、红细胞换氧的作用外,还有其他的功能。我们中医不仅仅在理论上有建树,更重要的是指导临床实践。所以有一些水肿病人,用 了利水的药不消肿,中医就要治肺,实际上运用了这个理论而取得满意的治疗效果。
这样的内容,现在还有很多。像“肾主骨”、“牙齿属肾”,这些 道理,我们是可以用得上的。例如我的朋友陈祖芬的外孙女在美国,已经2岁多了,就是不长牙齿,走路无力、全身乏力,西医认为是基因缺陷,无法治疗。他从美 国回来,到广州去找我。我根据中医的理论,认为属五软五迟之病,牙齿属肾、脾主肌肉,走路属于脾,所以我给她补肾、补脾。治疗了半年多,牙齿长出来了,走 路好多了,后来带着那个方子,到美国继续服药去了。这就说明了我们的理论是可以指导实践的。我治疗的另外一个出牙问题的病例是我们科一个西医的儿子。他是 因为抗生素吃多了,牙长不出来。我也是拿补肾的药给他吃,后来牙长出来了。所以说,这些经过几千年临床实践检验和发展的中医基础理论,是可以指导我们的实 践的。你没有去进行中医临床,没有按照那个理论去实践,你是不会相信的。
金木水火土,这些能解决问题吗?根据中医“五运六气理论”,今年的 “非典”就是“湿”,因为今年是农历癸末年,是“太阴湿土司天,太阳寒水在泉”,今年属于“多水、多湿、多寒之年”;所以治疗非典,除了解表、清热解毒等 治疗之外,一定要“去湿”,这样才容易好。所以,香港某杂志要我写文章,我在文章中说“非典”到6月份,它自己就会走了。我凭什么说\?就凭我所知道的一 些中医的理论。所以,要理解中医的理论,必须通过临床,通过病例。这次“非典”就是通过临床来说明中医是有效的。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说中医药治疗“非典”还 是很神奇的,要大家重新去认识。
中医并不是落后的,有些是超前的。例如,西医模式过去就是生物模式,统治了医学界多少年了,近二十年才提出来 “生物——心理——社会”模式,这是在向中医基础理论靠拢。中医就是天人相应的模式,把人和天地相应。比方说时间医学,世界上有时间医学也不过十年,美国 的哈尔贝格,有“时间医学之父”之称。后来我们成都中医学院一个助教,把《内经》的有关内容翻译发表在他们的杂志上,这个美国人看到后,认为“时间医学之 父在中国”,他要到成都考察时间医学。
过去有一个老中医发表文章说要招收一些文科学生,就马上有人批评他说,你知不知道医学是自然科学\?他 不知道自己讲这个话的时候,美国已经很注意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结合了。现在强调生物——生理——社会模式,不就是两个科学的结合吗\?这已经是走在中医 的后面了。中医早就是多学科的结合,所以理论体系中有天文、地理。有人说中医没有数学,那是错误的,他们只认为统计学才是数学。要重新来认识科学。我认 为,中医学的大发展在20世纪没有办法,是因为单纯依靠20世纪自然科学没办法帮助中医提高。
上世纪三十年代,我们广东省中医西医在报纸上 “打仗”。西医说你说人参那么神奇,有起死回生之功,人参就是含糖份,跟萝卜差不多。真把中医气死了。现在慢慢才知道,原来人参中含有人参皂甙,人参皂甙 还不止一种,有能升血压的,有能降血压的。现在又说,里面还有人参多糖,这些够了没有呢\?还不够,还没有到我们中医运用人参的水平。我治高血压用人参, 治低血压也用人参。高血压该用人参的就用人参,低血压该用人参的也用人参。这靠的是中医理论的指导,而不是靠化学成分,提取出哪一种皂甙。中医走的是综合 的道路,西医走的是分析的道路,尽管两者是矛盾的一对,但刚好是互为补充。不能拿西医那一套去改造中医,否则就错了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阴阳有 什么迷信呢?阴阳就是矛盾的一对,有阴不能无阳,这个就是矛盾,就是辩证法,所以说中医理论充满了辩证法。中医讲寒热虚实,表里阴阳,是很重要的“八纲辨 证”,这就是辩证法。寒和热是一对矛盾,虚和实也是一对矛盾,表和里也是一对矛盾。这次“非典”一来就用激素,从中医理论看是错的。因为激素是入里的,它 是把全身的精华调动起来,去治一时的发热;在发烧的时候,用了大量激素,引表邪入里,今后会有“非典”后遗症。现在我们有两个青年医生在香港,就是帮他们 治疗仍在ICU的“非典”患者,陆续帮他们使患者好转。中医讲表和里,“非典”来的时候,是表症,要解表,肺部就不会发展到那个炎症程度。所以中医理论是 辩证法的,不是玄学。乙型脑炎也是病毒性病,多属中医的暑湿,中医疗效不错;用西医的方法,后遗症比较多,死亡率比较高。中医就是这些很简单的宏观的理 论,它里边含有很丰富的内容。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